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新聞 > 圖片新聞

民間借貸的亂與治
——浙江紹興中院拓展民間借貸協同治理新路徑
發布日期: 2020- 04- 20 09: 47 訪問次數:

圖為紹興中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現場。

    導讀

    4月2日,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向社會公布嚴厲打擊民間借貸違法犯罪的典型案例。

    近年來,民間借貸糾紛高發,案件數量“屢創新高”。民間借貸交易的不公開、不規范等特點,極易引發非法集資、高利轉貸、虛假訴訟、“套路貸”、暴力催收等違法犯罪行為,嚴重危害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為嚴厲打擊與民間借貸相關的刑事犯罪,實現標本兼治、協同治理,切實保障人民群眾合法權益,紹興中院開展了民間借貸領域違法犯罪行為集中攻堅行動。經過甄別并匯總在辦民間借貸案件發現的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公安機關調查偵辦、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后,紹興法院集中審理并宣判了一批民間借貸領域違法犯罪刑事案件。

    “行規”:借9000記10萬?

    一張10萬元的借條,一份銀行轉賬證明,“證據”確鑿之下,欠款人卻說我真的只借了2萬多?就這樣,一起制造虛假資金流水實施詐騙的案件漸漸浮出水面……

    2016年底,急需用錢的王某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開小額貸款公司的劉老板。但意外的是,王某只借款9000元卻被劉老板要求出具10萬元的借條,美其名曰:“這是行規,借條上的金額只是隨便寫寫的?!睙o奈,有求于人的王某只好被迫答應。

    沒過多久,王某再次找到劉老板借錢,鑒于第一筆錢還未還清,劉老板便要求第二筆錢的借款人寫王某的妻子趙某。這次借款2萬元,同樣要求出具10萬元的借條。但不一樣的是,這次,劉老板又多了個小心思,他對王某夫婦謊稱自己的銀行卡限額了,無法取錢,想將10萬元先轉到他們卡上,讓他們幫忙取一下。沒想太多的王某夫婦便同意了,在取出劉老板轉給他們的10萬元后,將其中2萬元當作這次的借款留下,剩余的8萬元便一分不少地還給了劉老板。 

    2017年,劉老板故伎重施,向同樣急需用錢的黃某實際出借2.8萬元,要求她出具6萬元借條,并在當天去銀行做了一個取現6萬元的記錄。

    一個轉賬操作,一個提現動作,劉老板悄無聲息地完成了虛假的支付痕跡,為他接下來的詐騙行為埋下伏筆。

    后來,因王某夫婦和黃某未及時還款,劉老板兩紙訴狀告到法院,要求王某夫婦按照借條所載還款10萬元,黃某還款6萬元。王某夫婦和黃某頓覺被坑,有苦難言。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后經諸暨市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劉老板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錢財,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應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劉老板虛增借款金額,制造給付憑據,并向法院提起訴訟,已嚴重干擾了法院正常的民事訴訟活動,損害司法權威,其行為具有較大的社會危害性,不宜對其適用緩刑,判處劉老板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

    ■點評

    本案中的被告人劉老板的犯罪手段具有極強的隱蔽性,為獲取高息又規避風險,要求借款人在簽訂借條時以實際金額的數倍記載借款金額,并通過相互間的轉賬返現、重復轉賬等方式制造虛假資金流水記錄,以達到虛增的借款金額。若借款人到期未還款且經催討無效,出借人便持借款合同、借條等借款人親筆簽名的書證,再加上銀行或網絡平臺走賬痕跡等證據,通過司法途徑進行“債務催討”,實施詐騙。

    “套路”:門檻低 不抵押 放款快

    不少出借人打著車輛抵押貸款“門檻低、不押車、放款快”的旗號來吸引急需資金的人,然后你一旦相信了這樣“美好”的交易,就等于陷入了“套路貸”的陷阱中。諸暨的宣某就遇到了這樣的糟心事。

    2017年五月下旬,宣某因急需用錢找到了諸暨某車輛貸款公司。以妻子名下的轎車為抵押,借款4.3萬元。然而待簽訂一系列書面協議并交了備用鑰匙后,宣某實際拿到手的只有3.3萬元。公司的負責人王某告知:“貸款需要扣除保證金、服務費等額外的費用,你愿意就借,不愿意就拉倒?!庇捎谥庇缅X,宣某只能接受了這些條件。

    大半個月后,到了約定還利息的時間。宣某手頭緊,便問王某能否寬限一天,然而王某嘴上答應,私下卻以宣某未及時支付利息導致違約為由,安排人將宣某抵押的車開走了。宣某只能將1500元利息付給了王某。此時王某又開始獅子大開口向宣某討要違約金、拖車費,并威脅說如果不給,就將這件事告訴宣某的妻子。無奈之下,宣某被迫支付了7000元將車贖回,之后又陸續支付了4萬元才結清債務。

    宣某的遭遇并非個案。原來,王某的公司是專門實施“套路貸”的犯罪團伙。王某于2016年糾集翁某等人成立了車輛抵押貸款公司,對外宣稱只需在抵押車輛上安裝GPS、交備用鑰匙即可貸款。后又都以借款人未按時、足額支付利息、GPS信號消失等各種借口單方認定借款人違約,并用備用鑰匙將抵押車輛開回,再以將要賣掉抵押車輛、告知借款人家屬等為由威脅借款人,或滋擾借款人家屬,以違約金、拖車費等名義侵占借款人及其家屬的合法財產。

    諸暨市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王某、翁某等人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欺詐等手段實施“套路貸”犯罪活動,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王某、翁某多次敲詐勒索他人財物,又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式,騙取他人財物,判決王某犯敲詐勒索罪、詐騙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5萬元;翁某犯敲詐勒索罪、詐騙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4萬元。

    ■點評

    現實中,出現犯罪嫌疑人以設置違約陷阱、制造還款障礙等方式,故意造成被害人違約,或者通過肆意認定違約,強行要求被害人償還虛假債務的情形,既侵犯了人民群眾的財產權利,又破壞了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屬于典型的“套路貸”犯罪。

    假官司:用還了錢的借條再次起訴

    明明只借了2萬元,卻被迫簽下兩張借條,不還款就把你告上法院!在嵊州就有這么一些人,以借款名義四處行騙,還拿著所謂的“真借條”向法院打起了“假官司”!  

    2017年5月,張某想送給即將結婚的妹妹一套黃金首飾,因當時缺少資金,經朋友介紹到嵊州一投資公司借款。但令人意外的是,張某明明想借款2萬元,卻被要求簽署了兩份4.8萬元的借條,而實際拿到手的卻只有1.6萬元。當張某對借條上的借款金額及為何要簽署兩份借條產生疑惑時,其中一名出借人王某峰“無奈”地表示:“該筆借款沒有任何抵押擔保,他也承擔了很大的風險,借條上的數字也就是寫寫,只要準時還錢,保準沒問題?!?/p>

    因張某無力歸還第二期借款利息,在催討無果后,王某峰便找到了張某的父親,要求子債父還,更為夸張的是,這一次還款的本金變成了5萬元。最終,雙方爭吵之后,王某峰同意2萬元結清借款,張某父親拿回并銷毀了借條。

    但沒想到的是,僅過幾日,張某父親又接到孫某的電話,要求其為兒子歸還借款4.8萬元,并出具張某在借款時簽字確認的另一份借條,張某這才知道自己被騙,在不理會之下,卻被通知已經起訴到了法院。無奈之下,張某向嵊州市公安局報案。    

    嵊州市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王某峰單獨或結伙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其行為均已構成虛假訴訟罪,應依法懲處,判決王某峰犯虛假訴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

    ■點評

    本案系以已清償的借條再次提起虛假訴訟,屬于典型的“單方欺詐型”虛假訴訟案件。王某峰等人虛增債務,以已歸還的借條,再次起訴要求借款人歸還,企圖通過民事訴訟的合法形式掩蓋其非法目的,侵害他人利益。通過該案判決,查明了虛假民間借貸的事實,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對同類案件的審理提供了一定的借鑒,同時也提醒借款人在還款后,應收回借條或妥善保存相關還款憑證。

    連環套:假借平賬惡意壘高借款金額

    “虛增債務”“砍頭息”,這些“套路貸”的慣用伎倆,讓無數借款人飽受困擾。深夜拿著大喇叭喊話還錢、在借款人家中用紅色油漆噴滿還錢字樣,朋友圈發布借款人借款時的照片,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鬧事,諸如此類的“軟暴力”催債更是讓人深惡痛絕。在嵊州的夏某,就因為一時資金短缺而誤入了連環“圈套”。

    2017年5月,夏某因資金短缺向方某等人借款18萬元,利息為月息15%至30%,在借款的當日,方某就要求收取砍頭息、家訪費,實際借給夏某的僅為13.95萬元,這算是夏某入的第一個套。

    但是因為高額利息的壓迫,夏某在支付了1500元利息后便無力繼續。方某等人便對夏某開始下第二個套,他們與新昌某擔保公司湯某(另案處理)商量,美其名曰幫助夏某平賬,實際上卻先以累加利息為由,將夏某的借款本金增至22萬元,再以平賬的名義,再次讓夏某簽下了30萬元的虛高金額借條。

    之后,因方某不斷壘高利息和違約金,夏某實在無力還款,方某等人便在其家門口噴漆、拿著高音喇叭在夏某家四周恐嚇、威脅甚至非法拘禁夏某逼其還債。最終方某將夏某起訴至法院,要求其歸還各項費用共計37萬余元。

    拿到手13萬余元,轉眼間變成還37萬余元,夏某的經歷可謂是泥足深陷,苦不堪言。經查,2017年3月以來,被告人方某等人商量合伙做“空放”高利貸,在發展壯大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以被告人夏某方為首要分子的非法討債惡勢力犯罪集團。該犯罪集團以購置噴漆罐、高音喇叭等為討債工具,以“空放”的形式對社會上閑散人員發放高利貸,約定明顯超過銀行幾十倍的利率,哄騙借款人簽訂虛高借條,假借家訪費、違約金等名義索要費用。在借款人無力償還之后,假借平賬惡意壘高借款金額實施詐騙或借助訴訟、采用暴力威脅、拘禁、滋擾等手段進行討債,以實現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目的。

    嵊州市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方某等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他人財物,構成詐騙罪,對方某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10萬元。

    ■點評

    當借款人無力償還借款時,部分犯罪嫌疑人會安排其所屬公司或者指定的關聯公司、關聯人員為被害人償還“借款”,繼而與被害人簽訂金額更大的虛高“借貸”協議或者相關協議,通過這種“轉單平賬”“以貸還貸”的方式不斷壘高“債務”,實施詐騙。

    ■司法觀察

    標本兼治 協同治理

    民間借貸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社會多元化融資需求,促進了多層次信貸市場的形成和完善,但受國內外宏觀經濟形勢及風險意識不足、誠信缺失等多種因素影響,以糾紛持續高發為表象,民間借貸風險暗流涌動。隨著民間融資規模的進一步擴大,社會上不僅出現了專門從事民間放貸的職業群體,即所謂的“職業放貸人”和民間“食利”階層,民間借貸領域違法犯罪問題更日益突出。

    據統計,截至今年3月底,紹興市兩級法院共認定職業放貸人436人,并通報11家協同治理單位。2019年涉職業放貸人案件數量同比下降95.13%。對本息執行到位的,通報稅務機關征稅,截至目前已征稅6起,征收金額32530.44元。同時,紹興中院已發布了第一期虛假訴訟人名單,其中包括39名個人和3家企業,并公布了10起虛假訴訟失信人典型案例,共移送案件機關案件線索83起,其中立案偵查23起,已公開審理并宣判8起,被告人分別被判處六個月到二十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分析近年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情況,呈現出“一多一難兩低多形式變異”的特點:“一多”是指串案多,關聯案多,個體資金鏈斷裂引發的相互拆借相互擔保案件大幅增加,民間借貸風險呈現交叉性和傳染性;“一難”是指案件認定事實難度大,除傳統的缺少書面借據或交付憑證不足外,還摻雜高利轉貸、虛假訴訟、“套路貸”等違法犯罪行為;“兩低”是指被告應訴率低和案件調撤率低,均低于其他類型民事訴訟案件;“多形式變異”是指實踐中出現的合同名稱為委托理財、配資炒股、汽車銷售追償、P2P眾籌等,實質仍為定期歸還本息的借貸形式變異。 

    防范化解民間借貸風險,既是健全金融監管體系的重要內容,也是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保障。自2019年以來,紹興中院推出多項舉措開展民間借貸協同治理專項行動,既堅持誠信理念引導,也高揚法之利劍,從嚴從重打擊民間借貸領域違法犯罪行為。開展涉民間借貸刑事犯罪攻堅行動,向社會公布多起典型案例,建立職業放貸人名錄并定期通報,強化涉職業放貸人訴訟案件的訴前引導分流調解,對職業放貸人實行征稅。建立虛假訴訟失信人名單制度,將梳理查辦的虛假訴訟失信人員信息在“信用中國(浙江)”網站上公布,并逐步將其納入“五類主體公共信用評價指引”名錄。同時,將虛假訴訟失信人信息通報給政府相關部門、金融監管機構等部門,對名單中的人員施以信用懲戒。



作者: 記者 孟煥良 通訊員 楊敏兒 文/圖

信息來源: 人民法院報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如何看股票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