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新聞 > 圖片新聞

溫州:訴源治理“共建共治共享”
發布日期: 2020- 04- 20 09: 49 訪問次數:

日前,溫州中院民三庭法官鄭曄在知識產權司法保護聯絡點調解一起侵權案件。資料圖片

2019年10月25日,溫州中院知產庭法官在知識產權保護聯絡點為群眾提供法律服務。資料圖片

2020年2月12日,甌海法院法官與海外調解員、聯絡員進行視頻連線,商議工作。資料圖片

    溫州是我國民營經濟發展的先發地區,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大量矛盾糾紛涌入訴訟渠道。2011年以來,浙江省溫州市兩級法院收案數以每年2萬余件增長;2017年開始,收案數持續在22萬余件的高位狀態。為此,溫州法院主動將法院調解工作置于黨委政府大治理格局之中,積極構建“社會調解優先、法院訴訟斷后”的遞進式矛盾糾紛分層過濾體系,打造“場所+機制”“線上+線下”“城鎮+鄉村”“國內+國外”訴源治理新模式,助推市政治理現代化,走出了一條具有溫州特色的共建共治共享訴源治理之道。

    2019年,溫州法院新收各類案件222410件,同比下降2.86%,近10年來首次出現降幅;其中,一審民商事收案90394件,同比下降4.96%。

    “場所+機制” 共建“一站式”平臺

    “要是給甌海法院送錦旗,估計要掛滿甌法大廳,這場所、這服務,沒的說?!碑斒氯嗽谖⑿排笥讶Πl文,為甌海區人民法院的工作點贊。

    據甌海法院院長周虹介紹,該院依托當地“平安甌?!本C合體,整合訴訟服務、大調解(速裁)、心理輔導、社會幫扶、綜治指揮、維穩作戰六大平臺,設有立案登記、財產保全等19個服務窗口,并承擔法律援助、公證受理、司法鑒定等輔助性、事務性司法服務功能,實現40余項業務“一窗受理、集成服務”,讓群眾“走進一個廳,事情全辦清”。

    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導全市基層法院以整體入駐為目標,積極配合當地黨委政府推進縣級平臺建設,11家基層法院訴訟服務中心于2019年年底前已全部成建制入駐當地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承擔包括訴調銜接、司法確認、民商事和行政立案、速裁快審等審判和訴訟服務職能,實現為群眾解決矛盾糾紛“最多跑一次”“最多跑一地”。

    “像甌海法院這樣整體入駐的,全市還有7家法院。各法院訴服中心入駐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后,嚴格按照《人民法院訴訟服務規范》對訴訟服務窗口、場所和人員實行科學設置,確保訴訟服務規范化、標準化、智能化水平?!睖刂葜性狐h組成員、副院長謝作幸介紹,法院依托綜治中心平臺,建立矛盾糾紛分流調解機制。有10家基層法院制定了轄區多元解紛流程及工作指引,明確糾紛分類引導細化流程,為當事人提供多方面釋明和引導。各法院充分借助綜治中心人民調解、行業調解、律師調解等社會調解力量,根據糾紛性質和當事人意愿引導當事人選擇非訴訟方式解決糾紛,形成“社會調解優先,法院訴訟斷后”的解紛機制。2019年,全市基層法院訴前糾紛化解率達20.37%,同比上升3.69%。

    綜治中心平臺在借助社會調解力量的同時,又整合了政法委、法院、司法、信訪、民政、市場監管等職能部門共同進駐。截至目前,已經引入在線調解組織571家、調解員5190名,特邀調解員1013名,從而形成了“黨政主導、多方參與、共建共享”的訴源治理工作格局。

    “線上+線下” 融合訴訟服務

    浙江某茶葉制造公司因經營不善,自2015年起便一直拖欠茶農貨款。31名茶農多次催討未果,遂一同將該公司訴至蒼南縣人民法院。在征得雙方當事人同意后,蒼南法院將案件委托專職人民調解員進行調解。一天不到的時間里,31起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通過ODR平臺均順利完成了調解。

    如今,通過互聯網+線上訴訟服務平臺調解糾紛早已成為溫州兩級法院訴前調解的常態。法院充分利用ODR平臺、“移動微法院”等線上訴訟服務平臺,將糾紛引導分流至全市571家調解組織、5190名調解員開展線上調解,調解成功的在線進行司法確認,調解不成功的自動回傳予以立案。2019年,全市法院ODR平臺共受理調解糾紛63565件,調解成功率達94.97%。

    除了用好線上平臺,溫州法院線下調解工作更是全面開花。

    因房開公司未依約對房屋進行裝修及辦理房屋初始登記,導致購房戶們無法辦理不動產登記手續,雙方協商溝通了近八年之久后,林先生和其他三十余位購房者來到了法院。

    鹿城區人民法院西郊法庭庭長林毅在了解了案情后,梳理了雙方矛盾的爭議點,給人民調解員出了大概的調解方向。最終,在法院工作人員、律師調解員、人民調解員的合力調解下,購房者和房開公司順利達成調解協議。

    溫州兩級法院在訴服中心均設置了分流導訴臺,引導群眾優先選擇在線調解或常駐組織調解。當事人選擇線上調解的,由分流員引導ODR登記申請,根據案件性質并結合當事人意愿進行線上指派調解。留在中心調解的案件實行三級分流模式,家事鄰里、金錢債務、侵權損害等常見糾紛由常駐中心的調解員進行調解;專業性較強、調解難度較大的案件,指派律師調解或引入特邀調解員調解;涉群體、涉穩案件或行政爭議,由法官、特邀調解員組成調解團隊,對接職能部門及時會商化解。

    “把轄區內的資源充分整合起來,把工作做在前面,大量的糾紛化解在源頭,通過層層過濾,進入法院的案件越來越少,節約了司法資源?!睖刂葜性涸洪L徐亞農告訴記者,“通過整合運用,合力逐步化解糾紛的模式,就是我們常說的‘漏斗式’調解模式?!?/p>

    “城鎮+鄉村” 延伸基層服務

    日前,平陽縣人民法院鰲江法庭接到了王女士要求與丈夫解除婚姻關系并分割房屋產權的起訴書。法庭將該案移交到鰲江鎮大調解綜合體,由調解員介入調解,雙方很快就財產分割等問題達成一致。

    “我們鰲江法庭受理的案件,都會先移交到鰲江鎮大調解綜合體,同時每個工作日指派干警前往綜合體,針對案件分類選調、專業化解,利用好律師、人民調解員等力量,提高訴前化解率,實現當事人解紛最多跑‘一地’?!宾椊ㄍネラL楊隆隆介紹。

    鰲江鎮大調解綜合體是溫州首個鎮級綜合性矛盾糾紛化解服務中心,該中心引入信訪、綜治、公安、司法局等力量,形成矛盾糾紛聯調、聯處的工作合力。鰲江法庭訴訟服務中心整體遷移該中心,正是溫州法院采取積極措施實現矛盾糾紛源頭治理的重心下移、力量下沉、保障下傾的一個縮影。

    “除了鰲江法庭,像文成縣人民法院玉壺法庭等都已經實現法庭訴訟服務中心的整體遷移。通過進一步發揮中心街道(鄉鎮)、社區(村居)及專業性調解組織等調解主體作用,對矛盾糾紛進行聯調聯處,將基層法庭司法保障服務融入基層黨委的社會綜合治理格局?!睖刂葜性毫竿ネラL戴真說。

    2020年1月15日,浙江某建設有限公司將16名村民訴至文成法院珊溪法庭,要求償還拖欠的工程款。劉化勤接到該案后,認為該案存在轉為系列類案的可能,遂向鄉鎮干部了解情況。原來,原告與該鎮新聯村共136名住戶均簽訂了房屋承建合同,大多住戶認為房屋存在瑕疵而均未交付工程款。劉化勤意識到,如不妥善處理可能會有大量案件陸續進入訴訟程序??紤]到這一情況,劉化勤開始積極組織原被告雙方進行調解。在首案達成調解協議后,又通過鄉鎮干部聯系余下住戶,促成120名住戶與浙江某建設有限公司達成調解協議,使矛盾糾紛成功化解在萌芽階段。

    據悉,文成法院在下轄的17個鄉(鎮)均設立了員額法官工作室。本著“一鄉鎮一員額法官”的宗旨,該院在每個辦公室選配1至2名政治強、業務精、善于做群眾工作的員額法官,與鄉(鎮)轄區內的人民陪審員、特邀調解員等共同開展工作。

    2019年年底,溫州各基層法院在每個街道(鄉鎮)設立巡回審判站點,由員額法官定點聯系街道(鄉鎮),采取巡回、定期值班等方式,依托基層治理四個平臺和全科網格參與基層社會治理,聯絡代表委員、了解社情民意、指導培訓人民調解、提出司法建議、開展法治宣傳、組織引導調解,實現“關口前移、力量下沉”,將糾紛解決在萌芽、化解在基層。

    平陽法院成立了駐南麂島旅游巡回法庭和訴調對接聯絡站,將訴訟服務延伸至海島,首創全省“南麂法治無訟島”。聯絡站成立以來,專職法官共上島調解糾紛20起,涉島糾紛無一進入訴訟程序。鹿城法院則全面加強轄區“無訟社區”建設,實現了11個社區(村居)全年無訴訟案件。

    “國內+國外” 跨國解紛“一條龍”

    創設海外調解聯絡點,是溫州法院的特色亮點工作。為解決僑胞訴訟難等問題,文成、瑞安、鹿城、甌海四家法院在法國巴黎,意大利羅馬、米蘭、博洛尼亞,美國紐約、洛杉磯等3個國家6個地區設立了海外調解員點。2018年,甌海法院又在僑胞僑眷眾多的3個街道及村建立“僑鄉法驛”“僑村法驛”服務站點,建立跨境調解體系,聘請知名僑領擔任特邀調解員(聯絡員)、涉僑人民陪審員,促成區、鎮、村三級聯通、國內外無障礙對接的跨境遠程司法服務網絡,通過僑鄉、僑村服務點及海外聯絡點即可開展遠程立案、授權認證、送達文書、開庭調解、協作執行等事項,涉僑案件平均審理天數從285.6天降至50天。

    2019年以來,溫州中院牽頭打造升級版涉僑司法服務“全球通”,建立了統一的海外特邀調解員和海外聯絡站名錄,實現溫州全市范圍數據共享、資源共享,建立覆蓋17個國家(地區)的跨境調解體系。全市法院依托信息網絡平臺,將海外聯絡機制與ODR平臺、移動微法院相結合,突破時空限制。

    2013年6月,彭某向某房開公司購買了一間商鋪,并支付了全部價款,后因該房開公司逾期交房產生糾紛。身處意大利的彭某一直無法回國辦理起訴,而其他提起違約訴訟的同批購房者大部分已經參與執行款分配。如果不及時跟進,彭某的權益極有可能受到損失。

    2019年7月19日,彭某、房開公司委托代理人、甌海法院特邀調解員三方,在國內外各自住所或辦公地點,經人臉識別和身份確認后,登錄“ODR平臺”展開調解工作,并在一個小時后達成調解協議,當場進行了司法確認。

    “以往僑胞要處理此類跨境糾紛案件,少則需要耗時數月,多則長達數年,而最便利的方式也需要到海外調解聯絡點辦理?,F如今,他們能夠隨時隨地進行調解、司法確認、申請執行等‘一條龍’業務辦理?!贝髡嬲f,“2019年我們已經提供在線跨境司法服務98次,真正實現跨國解紛‘一次不用跑’?!?/p>



作者: 記者 余建華 通訊員 湯婧婧

信息來源: 人民法院報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如何看股票趋势